专栏

<p>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是领导力</p><p>为什么领导者在打击儿科艾滋病方面很重要</p><p>世界艾滋病日(12月1日)于20年前首次出现在1988年,我们在这20年中取得了巨大进步</p><p>我们现在知道如何防止婴儿从母亲那里感染艾滋病毒,并在分娩期间向母亲和婴儿提供抗逆转录病毒药物</p><p>我们为已感染艾滋病毒的儿童提供药物,使他们健康成长</p><p>但是太多的孩子仍然死于这种疾病</p><p>经过20年的开创性工作,现在是时候学习我们所学到的知识,走向一代没有艾滋病毒的人</p><p>作为Elizabeth Glaser儿科艾滋病基金会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我访问了受艾滋病毒/艾滋病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我看到了成功是可能的</p><p>我看到艾滋病毒阳性的母亲离开了诊所并且患有艾滋病毒阴性的孩子</p><p>我见过患过艾滋病的孩子</p><p>他们足够健康,可以和朋友一起跑步和玩耍</p><p>但是,绝大多数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儿童和家庭无法获得所需的救生服务</p><p>在世界范围内,只有约三分之一的艾滋病毒孕妇接受治疗,以防止传染给婴儿</p><p>令人难以置信的是,2007年有270,000名儿童死于与艾滋病有关的疾病</p><p>这些数字令人沮丧,但我们不能忽视我们取得的成就</p><p>南非约翰内斯堡35岁的佛罗伦萨恩戈贝尼展示了艾滋病毒/艾滋病斗争中的领导者如何将悲剧变为胜利</p><p> 1996年,佛罗伦萨得知她和她的女儿Nomthunzi是HIV阳性</p><p>在南非,没有艾滋病毒感染婴儿的治疗方法</p><p>可悲的是,Nomthunzi在她五个月大的时候去世了</p><p>佛罗伦萨并没有放弃,而是成为了领导者</p><p>她在社区教授其他人艾滋病毒/艾滋病,并讨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缺乏服务的问题</p><p>她成为基金会的朋友,并与我们一起提高对儿科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的认识</p><p>两年前,在基金会支持预防性母婴传播(PMTCT)服务的帮助下,佛罗伦萨能够生下一个健康的艾滋病毒阴性儿子亚历克斯</p><p> (观看有关佛罗伦萨故事的视频</p><p>)佛罗伦萨与另一位勇敢的母亲伊丽莎白格拉泽有很多共同之处 - 伊丽莎白格拉瑟在失去女儿的艾滋病后成为了领导者</p><p>大约20年前,伊丽莎白成立了小儿艾滋病基金会,当时她意识到艾滋病毒/艾滋病患儿被忽视了</p><p>伊丽莎白最终失去了抗击艾滋病的斗争,但由于她的领导,基金会正在帮助全世界数百万儿童和艾滋病毒/艾滋病家庭</p><p>该基金会正在18个国家开展工作,以解决最严重的流行病</p><p>我们为超过570万名妇女提供了PMTCT服务,并为超过470,000人提供了艾滋病治疗和治疗选择,其中包括39,000名儿童</p><p>但我们几乎没有触及表面 - 我们需要更多的诊所,更多训练有素的医疗专业人员,更多的药品和更多的基础设施来接触偏远地区的人们</p><p>我们必须继续致力于疫苗和治疗,但我们还必须充分利用现有的工具来阻止艾滋病毒的传播</p><p>伊丽莎白,佛罗伦萨和其他许多人都致力于打败儿科艾滋病毒/艾滋病</p><p>在第20届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和2009年基金会成立20周年之际,我向你挑战</p><p>请帮助我们实现没有艾滋病毒的一代人</p><p>要了解有关Elizabeth Glaser儿科艾滋病基金会的更多信息以及如何提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