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

<p>矿工在消费社会的物理边缘工作</p><p>就像矿井里的金丝雀一样,它们是全球经济体系的胜利,是辛勤工作和悲剧的辛劳</p><p> 10月15日,在神奇救援智利矿工的几天后,中国监管机构在赞比亚的一个煤矿开枪打伤了11名工人</p><p>劳资冲突给中国海外投资者的记录蒙上阴影</p><p>工党在赞比亚矿山的斗争引起了中国投资者在非洲的作用</p><p> 2005年,中国拥有的谦比希铜矿发生大规模爆炸,造成49名工人死亡</p><p>第二年,安全部队杀死了该矿的五名抗议工作人员</p><p>这些杀戮事件在整个非洲引起了愤怒,并给中国政府带来了冲击波</p><p>在一个又一个国家,胡锦涛主席敦促中国公司在2007年初访问非洲时尊重当地法律</p><p>在国内,中国当局开始制定一系列指导方针和建议,以改善中国公司在海外的社会和环境绩效</p><p>在最重要的一步,商务部和环境保护部在7月份发布了中国外国投资者环境行为指南草案</p><p>这些指导方针强调了中国公司和海外银行的社会和环境责任,并预见了“地方纠纷”的申诉机制</p><p> 10月15日,赞比亚南部中国哥伦比亚煤矿(CCM)的一组工人对矿山管理的不安全工作条件表示担忧</p><p>在没有澄清的情况下,中国管理人员开枪打死了11名工人</p><p>其中两人处于危急状态,而经理被指控谋杀未遂</p><p>与2006年一样,暴力劳工冲突引发了赞比亚的强烈政治抗议</p><p>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解释说,赞比亚工人“遭受了错误的苦难”</p><p>这并没有回答为什么管理人员首先使用霰弹枪来对付工人的问题</p><p> Collum矿是一家私人拥有的中国公司,历史悠久,存在安全问题和劳资冲突</p><p>该矿在2008年记录了三起事故</p><p>一名当地代表报告说,受伤工人没有得到任何赔偿,并呼吁赞比亚政府关闭该矿,直到安全标准得到改善</p><p>然而,事故在2009年和2010年继续发生</p><p>该地区的卫生主管在2009年抱怨说,Collum矿的河流受到严重污染,邻近的村庄正在爆发霍乱</p><p>另一位当地代表指责工人是“奴隶工资”,无法养家糊口</p><p>多年来,安全和劳动条件导致工人与其管理层之间发生多次罢工和暴力冲突</p><p>科勒姆矿的可耻状态反映了中国自己的采矿业的危险和频繁开采</p><p>在中国,工人,非政府组织和媒体对公众违反安全和劳动法规的教育方式非常有限</p><p>在中国的海外投资中,通常不可能有悖论</p><p>赞比亚Collum矿区的劳资冲突并非孤立,对中国在非洲的形象造成了巨大破坏</p><p>如果中国政府认真考虑清理海外投资者的安全,劳工和环境记录,建议和上诉将不再适用</p><p>正如在其他领域已经证明的那样,政府仍然拥有中国最大的公司,并且具有完全的执法意愿</p><p>它应该迅速采用长期处于起草阶段的外国投资者的环境指导方针</p><p>它应密切关注中国公司在海外投资,并严厉打击违反中国指导方针和当地法律的投资者</p><p>无论业主如何,Collum Mine长期支持的可耻环境,